从哪里出发与离开美丽的地方——校长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讲话

2019/9/27 19:55:48


9Y7A0161.jpg


亲爱的各位2019级新同学,大家开学好。


我今天的讲话分为五个部分,时长20分钟。如果用大白话讲就是五个意思:一、国际环境变化很大;二、我们改革开放怎么看怎么办?三、学界或媒介合适的表达方式是什么?四、读书很可靠;五、不要迷恋舒适区。但是,大学校长给大学新生见面礼不可能是大白话,我试图把相关学理带入我的致辞,可能难懂,难懂就慢慢懂。

 

一、从单一到多元


你们当中80%来自省外31个省市,同样,你们的老师90%以上来自省外全国各地,我们师生来自祖国30多个民族,来自各各有别的区域文化,来自城市、城镇、乡村几十种不同的家庭职业背景,还有的来自10多个国家的海外师生,这是我们这所大学从创立第一天开始就与许多别的大学不太一样的地方:师生与管理团队成员没有在地域主体,学校组织成分高度多元化。这值得我们高兴,因为我们始终相信,在文化人类学意义上,没有哪一个地域是多余,没有哪一种文化更高雅,没有哪一种职业更高尚或更低微,没有哪一种个性更伟大或更卑贱。来自不同的地方意味着带来不同新鲜的文化与教育背景,带来不同的特色习惯与习俗体验,带来不同的眼光视野与价值向度,也会带来不同、各自独到的认知方法与决策方式。


我们努力说好标准普通话和英语,也在分享各地方言乐趣,我们评头论足绕不过去的“食堂美食”,也各自怀念家乡的味道,我们各自选择一个专业攻读,同时我们都跨界选读学科更广阔的通识课。可以说我们很幸运,我们在大学求学四年的第一天起步,就直接面对人一生一世必然必要直面的考题:走出家乡小天地后的文化融合难题,也是人类即便在现代化条件下也难以轻易迈过去的坎。我们看到有的文化海纳百川,有的文化夜郎自大,有的地方或者国家曾经开放包容或闭关锁国,如今却今非昔比,各自换了人间。


这个世界在西欧开启大航海、殖民与欧化世界、继而是全球化以前,各大陆是相对隔绝的,各大陆内部因为地理条件限制,许多民族是相互隔绝的。至成今天的全球化,世界付出的代价汗流成河、血流成河。


全球化曾经的一派经济融合与文化融合的壮丽景观,现在局势不明朗了,不明朗的主导方,恰恰是过去全球化的始作俑者。现在它们在重新算计自己的得失后,想掀翻自己布局的全球化牌桌,这个桌子曾经装载了全球发达区域宣告的所有美好。现在,一夜之间,桌布掀翻,露出原本暗藏的算别人钱和要别人命的机关。相信,你们90后、00后饭圈女孩的慧眼对此一目了然,羡慕你们脸上长着阿中哥哥“不被欺负”的自信。


当地球的另一边传播着划界、排斥、对抗、蛮横等等种种的非理性喧嚣,当原本历练理性的大本营现在已经任性滑向“我优先”情绪的失控,那么,我们怎么办?是停止自己改革开放确立的学习态度?是你来我往的接招锱铢必较?是倒洗脚水连孩子也倒掉?还是有足够定力、定性,坚韧不拔的朝着大国崛起和理想的方向一往无前?答案是什么?我们当初改革开放朝向的现代性与现代化的方向,要不要随曾经的国际发达样板的垮塌也峰回路转?

 

二、现代化不止一条路


作为读书人,在我看来,现代性是好议题,现代性无过。


现代性已然的一切美好仅仅被一国、一种机构、一种制度、一种文化所表征、所代言、所垄断的好日子时间窗,可能已被“代表们”自己的私心和狭隘莽撞的玩坏了,其代表资格越来越可疑。一些曾经被全球化后来者向往的现代性典范,自己越来越暴露出地缘政治、国家例外、族群优先的偏狭真相,越来越暴露出强制他者的偏执真心,这种真相真心让他们过去苦心经营的所谓普遍关怀的高尚光环失魅。


就此,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那些一两百年来曾经被一些特定文化与“特许”族群代表的现代性神性,一点也不比那些已经消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老道德说教更有生命力。因为道德一旦神圣附体,就容易开启强制模式,就必然先已内爆。当然了,同意确认他们是否内爆或是失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几代人对过去确定性的现代性认知有了新看法。


别人怎样翻牌或翻船另当别论,在我们看来,全球化还会难以阻挡,现代性依然是好东西,超越性值得追求,普遍的人性光辉稀缺而珍贵,那些已知的人类社会文明成果包括现代化成就都值得尊敬。只不过,我们确信无疑了一件事,通往现代性的道路不止一条,方式不止一种,模式不止一个,我们中国人对自己学习探索的前进道路越来越自信。


过去代言现代性的“国际特许族群”其暴露出来的偏狭与偏执的错误由他们自己埋单。我们则不必因此反其道而行之,我们依然行走在迈向现代性的方向上,别人继续作下去,我们有病不讳疾忌医,继续虚心学习他者的好经验,补齐自己的短板,修补自己的欠缺,矫正自己的偏离,继续壮大我们自己,继续追求超越性的、人类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国际一些先富起来的族群现在不愿意与我们各美其美,傲慢与偏见也好,妒忌与恨也罢,我们不怨不怒,不卑不亢,还是愿意坚持美美与共。

 

三、不为观点争鸣要为信息竞争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打开国门也打破单一化禁忌。然而后来,中国社会对多元表达的喜好已远远大过对表达结果被实践检验正确有效的必要。


中国人向世界学习,一直淹没在多元化潮起潮涌中。这么多年来,多元无过,但为了多元而刻意特立独行,为了表明我的看法重要而不惜观点花样百出,也许太多的观点已经过载、难以发挥资源效用。


也许,是时候需要换一种思考,把不可避免带有浓郁个人背景色彩、以及个人有限知识、经验、立场、能力、价值观的“观点争鸣”,置换为一种知识与认知能力水平线之上的、获得普遍认同的科学或专业认证的、各处成功而成熟经验证明的、经得起时间与空间双重检验的“信息竞争”。


我们不必再为极为局限的个人观点站队争吵,我们要为更为广泛有效的客观信息、更为真实全面的资讯选择而投票。我们不必再仅仅为强调自己表述的独立与独特而耗费太多精力与资源,而要为获得信息或资讯的真实性、广泛性、完整性、有效性、可靠性而竞争。

 

四、依靠唯一可靠的竞争盟友


要做到这样,我们大学生唯一可靠的盟友便是读书、获取知识,便是尊重知识,尊重人类披荆斩棘、呕心沥血业已构成的庞大高耸的知识体系,尊重知识界前辈建构的学习与研究知识方法的殿堂,并以初心不改对未知世界的童稚好奇,以青年生长与生俱来对外部世界的倔强与质疑,以学生、学人、学者固有的想象力气质和创造精神,探求新知识,建构新知识。


如此,我们以科学的水平线作为舞台,以国家和社会责任的公分母作为裁判,以人类的担当作为压仓石,利用大学校园珍贵的学习学术的“互动场效”,把个人有限的知识获取与同学同行同道“无限”的知识探讨相互结伴,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形成审视是非、美丑、善恶的识别标尺,形成审时度势的定力、能力。任世事、时事之潮涌来之潮退去,风起时,我们在美丽而安静的校园,今天先练一个观象人,今日且练一个听风者。

 

五、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


时间最磨人。高考三年,求学十多年,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做成教授了,也不敢回首。可是,包括四年大学学业时长在内,这只是你们终身学习的一个起点,一个过渡,比起百年必要学习的人生,即便有1640天之长,这也这是学业一小步。


高考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大学之门内的学习依然需要特别紧张。世界进入全球化以来,现代化扫荡了各种地方性魅惑,代之而起的是现代性又带来各种个体化生存方式、个性化选择方式、以及极度释放个人欲望的现代魅惑。与此同时,所谓千年未有之变局,还包括了现代性以来宏大取向变得似是而非,后现代性以来的各种边缘震撼舞台中心,以及迭代的技术与混合的社会动力,让世界提速却未能为世界定向。


所有这一切,都同时发生,就在你们起步进入学科知识体系之时,它们结伴而来,却一时真假、好坏未必都能明辨。今天,包括全球气候、生态环境、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等科学与伦理难题在内的许多困境,学界还在七嘴八舌的探讨,老师们也未必都一定可以提供研究路径和答案。正因为如此,有志气的你们,此时进入大学学习研究,正是恰逢其时。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时间不只是历史。历史不会简单过去。现在也不仅仅是历史的逻辑结果。未来会是什么,需要学会预测。


许多年以后,经历了知识的时间穿梭,经历了实践的时间窗,有些简单直接的道理依然容易被人们忘却。我说的是,你们千山万水的来到这里求学,终究会万水千山的离开此而重上征程。今天你们是对的,未来希望你们还是不错。


许多年以来,我一直勉励你们的学长自信阳光,今天我想做一点点小小改变,自信的你们和我们,我们重新互勉:世界很小,如果觉得自己和自己身处的地方最是优越,那世界也就只有头顶的一巴掌天。世界很大,如果愿意而且能够到处走、到处发现、到处有心生惊喜,那就永远海阔天空;很小的世界里,生命很干枯;很大的世界里,生命很丰满;大学微小世界,通向最大天地;最好的行走,不是脚力而是阅读;最快的行走,不是顺风而是反思;最远的行走,不是排斥而是悦纳。


预祝各位学业有成!